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关注移动互联网及AR/VR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视觉设计

Sketch终于带来Library样式调用 »

一早收到订阅邮件(是的,古早又现代的阅读习惯,详见“设计文章那么多,读不过来怎么办?”),见到很简单的一则关于Sketch 51 Beta版本的消息:

New in Sketch 51

Library Styles - Text Styles and Layer Styles defined in Libraries are now available in all documents, just like Symbols are.

我们在Libraries当中定义的文字与图层样式,终于可以像Symbols一样被全局统一调用了。超感动。

如何规避Design System架构设计中的逻辑陷阱 »

各位好。自从尝试录音之后,再写字就会有一种和从前不一样的感觉 - 要表达的东西像是更加口语化,要脱口而出的样子;但通过键盘落到文字上时,口吻又被另一个自己所占领,像是一直以来的文字人格。

周六的夜聊(关于黑胶、文青与Design System的架构设计)似乎是到目前为止我个人感到最舒适的一期录音。没什么事先规划,也没有急迫的正经事要讲,只是聊天说话的样子,伴着1938年爵士乐现场的黑胶唱片与Jim Beam。

既然从一开始这个文字版的博客就是自娱自乐为主,换了内容载体也没必要为任何事情而变化吧。那我自便了。尽量不去想太多“你们”,而回过头来更多关注“我”自己。我随意,大家也随意。

上周说到了“像做产品一样对Design System进行前期规划”,包括目标、原则、范围与架构,这四个方面。本周在最关键的部分深入推进一步,聊聊“架构”当中的一些问题。

像做产品一样对Design System进行前期规划 »

难得周六。一点儿也不难得,每周都会有。昨天任性的暴雨过后整个天地还是灰色的,倒是凉快些。我近半年来听的中文歌比过去十几年加起来都要多的样子。

说起来,自己回听了一下昨晚发的“夜聊-终于有背景音乐了”,感到处理方式还是有些生疏和暴力;音量、距离一类,接下来会尝试优化。对,所以接下来的播客当中还是会用人肉DJ的方式举着手机对着麦做BGM哦。

昨天有提到关于Design System的话题,今天趁热做掉。简单聊聊好了,因为近来的工作主要聚焦在这方面,且又是几乎从零开始的状态,所以这次想要至少通过这样非正式的方式做做记录。

《Design Systems》精华摘译(一)关于本书 »

我试试看做这件事,但并不大确定。连“摘译”这个词本身的含义也是昨晚查了一下才确认基本符合自己的意图。摘译,先摘后译,区别于“全译”与“节译”,取文之精华而(相对)快速译成。“精华”的标准或许会有主观之嫌;同样不确定。

原本计划全书翻译出版,却因版权相关问题耽搁而一直无法落实;这种情况下以任何形式全译并发布内容都有不妥,于是我们先做类似摘译或读书笔记的形式好了。

大体原则,是依照完整的章节顺序,选取精华段落,或段落中的精华语句组织成文;以快速传达原文核心思想为首要目标,而不在形式上严格遵循原文词句。突然隐隐感到这是比全译更加费脑力的差事,不知为什么;试试看先。

Design System - 以小为始,持久进化 »

忽冷忽热的春季,善变着又有些讨巧,耳边的音乐里也有着光与风,就像坐在漫咖啡(继续感谢各位支援的美式)二楼窗旁。灯光昏黄着华丽着,足够亮到可以读书便可。

许巍说自己是高晓松的粉儿,于是唱了《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多好。

今天的译文于我个人而言完全是用来换脑子的,抽空将自己从书中抽离,这样。抽离这个词是这么用的么?感觉像是pia飞一类。

原文“The Minimum Viable Design System”,将设计体系与“最小化可用产品”进行了类比,强调其永无止境的、动态迭代的特性;作者Marcin Treder,在线原型设计工具UXPin的CEO,写过蛮多Design System方面的文章,有机会会分享给各位更多。下面进入译文。

Facebook产品VP谈设计新人的成长 »

杭州,午间至午夜,归沪,寂静,《猎户星座》,凌晨一点四十三分,心仍飘在外,斑斑团成个团子宁静睡着。不知何时开始变得如此精力无限。

将来如果可以拥有庭院该会如何。而这一年半载逐渐将杭州看作庭院一般动不动跑去走走坐坐,心态与时光都倍感珍惜。夜间的西湖是安静的,去年秋天某晚一路沿着保椒路骑行至岸边在星巴克写字到人家打烊收工,美妙极了。

这个城市拥有那么两三种截然不同的面貌,与地点及时间都有关系。西湖与城区的雨润白昼及晚间;六和塔与灵隐寺山区;西溪湿地及周边。滨江又如何?

这些错误不止UX新人会犯 »

想起两件事。一是更新越来越多放在早上了,而前言一类仍习惯于周末下午或晚间写,于是情境感似乎越发不搭。没什么大毛病,但也要像样的至少问一次“早上好”。

第二件事忘记有没说起过;自从文末增加了支援咖啡的赞赏码,很多朋友表达了支持;谢谢各位。然而赞赏消息是看不到用户名的,我很想但无从知晓是哪些朋友在做支持;所以如果愿意,还请各位在赞赏留言中告知;这些代表大家支持的咖啡C一饮为敬;美式。

另外,之前一条赞赏消息里有这样的留言:“好文章是渡过低潮的人生指引”,虽然不知是哪位朋友,但我看到这留言后会抱着共鸣与感激之情,希望您能看到;谢谢。

今早的译文,“Confessions of a UX designer”,UX设计师的忏悔,作者谈到了他在初入UX设计行业时犯过的一些典型错误。觉得原标题有些言重了,虽是戏言;于是稍作演绎,而且这些问题确实不止发生在新手身上。我似乎很少会使用这类风格的标题?

Julie Zhuo谈如何思考职业发展 »

只有一个休息日的周末与令人困倦的暖风,身在曾经熟悉的地方就常会有时空上的错乱感,像闪回;味道、声音都会成为断层的线索;想睡去;我为什么在这里或任何地方。感到做事便有意义;行为本身就是动机。

职业本身是目的还是手段;职业与工作是否等同;事业又如何;所有的平凡、不凡该何去何从;往何处行,才不虚此行。

太久没做长译文,做的脑子有些发木。但Julie Zhuo的文章翻译起来一如既往的舒适着,一旦找到她特有的笔触与感觉。实际上每次做她的文章都感到没必要进行介绍,却每每都会讲到“JZ,Facebook产品设计VP”一类,或“我的女神”一类。哈。

略长的文字,值得读与思考。下面进入译文。

使用Sketch Libraries构建组件库/设计体系 »

昨天降了温,一下子从不温不火的暖湿秋天变成了冬日的样子。

眼看着一年距离结束已不遥远,偶尔翻看年初立下的一些目标,多数已有完成,略感慰藉。这种所谓慰藉之后不久,通常会买些什么大件的东西来犒劳自己一类。多巴胺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机会为宿主制造一些对于奖励的渴望罢了。

会播放John Coltrane的咖啡店都是好咖啡店。我若开一间自己的咖啡店,怕是会终日放着JC不停歇;与村上春树的原则完全相反。我想我可能付不起足够的薪水去请有名的乐队来表演;不如请一些老伙计过来吧,只要为他们提供足够的啤酒。

本期是一篇很长的译文,Using Sketch Libraries to build better design systems,从理论方法到实践演示,一应俱全;耗掉了两个周末的时间终于完成,期间原文还有过一次更新。其中的流程思路和我在做WireframeKit For iOS(线框稿风格Sketch组件库)以及现在团队内部的组件库时所用的大致相同,个人比较推荐。

我们的第一个设计模式库 »

入冬了。今天是双十一来着。仔细看太阳也确实是冬天时的样子,因为比较斜。不像夏天时的那样挂在正当空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

团队群里若是在埋汰某位同学,大家往往会发出各自标志性的哈哈大笑的表情,捂着脸的,龇牙咧嘴的,捂着肚子飚着泪水的,形象而多姿,仿佛可以隔着屏幕听到那摧枯拉朽的杠铃般的笑声。

就让他们都去吧,随着风远远去吧,让该来的来,我们在这里等待。

简直对这歌着了迷,在这样的午后;对任何应景的、共情的、如流一般的事物都如此着迷。难怪会做UX设计这个行当?但你/我们要知道,UX/产品设计,从来也不是感性至上的设计形式。感性与理性的比例,一定要我说出那三个字的话,我想一定是“三七开”。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