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 Web
为网而生 - 原创译文博客 - 关注移动、VR及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

视觉设计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最终期 »

Ask Me Anything最终期。与以往不同,本期邀请了三位嘉宾共同参与回复。

说起来,做Beforweb这五年多以来还从未尝试过任何合作形式,鉴于AMA活动当中有些问题确属C所不擅长,譬如涉及到校招具体策略一类,不敢妄言,不如请朋友们来一起聊 - 其中有C多年的好友老包和胖达,以及ISUX负责校招面试的同事小e,相信可以给各位带来更有价值、角度更加丰富的内容。

最终期共包含五组问答。之前四期的更多内容详见本文末的清单。

先来介绍一下嘉宾:

为什么而设计 »

印象里这是近年来最难翻译的文章,可能就没有“之一”了。Julie Zhuo的“Why Design”。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是普普通通的语言,只是感觉有些飘,有些地方能感到女神正在接近意识流的状态,嘀嘀咕咕自言自语那样。想到自己时不时在前言里的任性,怕是也够难读的。

全文更像是几篇随笔的集合,内容相关却不是在结构分明的论述某个主题。从幼年得到Walkman,到帮助妈妈做科技类家务,到“设计师”的定义、唐·诺曼的“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产品设计意图、Discman。倒也无需多想,片刻闲暇时跟着文字飘下去就好,其实主线就在那里。

下面进入译文。

C互动 - AMA问题倾情回复 - 第一期 »

认真脸。上周五突然发起Ask Me Anything互动活动,两天之间真切感受到了各位朋友的热情,先道声谢了。在目前收到的所有问题当中挑选出了如下17个确定进行回复交流(实际顺序可能有所调整):

  1. 所以说“C7210”究竟是什么鬼名字…(本期)
  2. 小C的第一篇译文是在什么样的心境和场景下完成的?(本期)
  3. 请问对于现在视觉和交互逐渐融合的UX/Product Designer岗位有什么看法?(本期)
  4. 最喜欢的产品是哪一款,为什么?现在有没有很想做的项目?(本期)
  5. 用VR能做到的很极致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6. 你为什么对于建构一个完全个人的世界如此着迷,诸如打鼓、VR…
  7. 请问有没有遇到不知道怎么做下去的时候,比如专业性很强的场景,该怎么推进?
  8. 如何提升在交互领域的专业度呢?有什么好的B端产品的设计建议没?
  9. 如果要进BAT的UED团队,我需要掌握哪些核心技能呢?
  10. 我是平面设计师,不太了解交互,想问交互设计师平时的工作是什么,主要用到的软件都是些什么?
  11. 有什么免费好用的素材管理工具呢?最近做设计好累啊,大神神,有啥方法可以瞬间觉得充满了能量。
  12. 越发感觉专注很难,你是如何保持学习的持久性的?能说说你的自律情况吗?
  13. 你觉得你是一个特别的人吗?这个问题是我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我“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脱口而出的,现在回想起觉得有点不太尊重别人(捂脸)。
  14. 我是一名研三的学生,研究方向为交互设计,明年毕业也会继续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交互设计关注您的博客很久了。看到您在征集问题,自己有一点疑惑,请问您,交互设计也一定要去关注各种设计实势吗,问题的缘由是平时工作量大,回到家中想放松一下,不想去刷各种设计公众号。
  15. 来问问题嘻嘻,想知道你做Beforweb时遇到的最有趣的事情(或者人)是什么?
  16. 请问你有多少只不重样的企鹅公仔?
  17. 请问如何归纳出比较系统的交互设计知识框架?比如以考试为目的。

而对于另外一些有趣的有些过头的问题,譬如“最喜欢的体位”一类,只能说声抱歉无法给予回答了。

“愉悦性”的陷阱 »

早上在朋友圈转了一篇关于网易云音乐的文章(早读课),文中谈到“为什么不做音乐评分,而突出评论呢?”,有所感触。“第一点是产品要重视内容本身,而非一味地方便用户,把内容价值落化为分数。第二点,用户看评论的习惯和氛围才是最重要的,内容的深度要远远大于一个简单的数字。”

这些年也时常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手握海量资源的大厂们就是不懂得实实在在的运用“情感共鸣”将音乐与庞大的用户基础关联起来,年复一年无非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提供着冰冷的音乐播放功能,依托于这一点那一点的“重设计”卖弄和讨巧着。

不知道,看情况 »

怕是入冬前最后一个温暖的周末?下午四点不到,已经眼见着阳光开始暗淡下来,那团柔和的光亮向着西边的天际线渐渐沉去,挂在床头的麻叶头巾与美国国旗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有些乖巧。

在一个天气仿佛文科班姑娘难以名状与揣摩的心绪一样的城市里,冬天从不会如此可爱,周末却很久没有如此安宁闲散,我甚至睡了午觉,并梦见在练鼓,将一首节奏机械的舞曲改编成了Dave Grohl风格,醒来之后依旧心潮澎湃。

太多是真的,太多是假的。记忆是真的,记忆是假的。亦真亦假的现实的气息就这样一周一周的通过一些弱不禁风的文字做着标记。我就是在做这件事。

VR休耕一周。回归传统UX话题。

下面进入译文。译文。译文。

UXer们很喜欢讨论,而且总会因为某些话题而最终升级为争论。在同行们碰面的时候,试着抛出这些问题:

  • Material Design(或“扁平化设计”等等)好还是不好?
  • 哪款原型工具最好?
  • 我是不是不应该在界面里使用轮播(或“汉堡包菜单”等等)?

多数人会侃侃而谈,你能得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形形色色的似乎都有道理。

但很少有人会说:“不知道,看情况。”

他们雇佣我们,我们设计产品 »

开学第二天,周日,大家陆续返校。可有做事的心情?大致需要调整,看到有些同学格外不想讲话。

只言片语而已,不是正经做博客的心情与时间,闲话便不多说,茶点一般的小文一篇。“I’ve stopped designing for designers”,Michael Peraza。

作为数字产品的界面设计师,我们正处在一个有意思的时期。这个行业相对还很年轻,很多所谓的“标准”未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成熟,甚至每隔数月便会有所演变。相信很多人有着类似的感受,那就是我们总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抉择着自己的工作目标 - 究竟要面向产品与用户脚踏实地的构造上乘的体验,还是以老板、评委或其他设计师的审美为目标来精心创作美观的“作品”?

关于“简”与“洁”的二三言 »

周日午间,Cafe In London,沉重的落地木窗努力隔绝着时至初秋却依旧苟延残喘的烈日,华丽的吊灯映照在马赛克玻璃墙上,轻柔的泛出红色、黄色、绿色与蓝色的光。

大吉岭茶,通红的壶与茶碗上下相扣着端了上来,莫名给人一种贴心的感觉,仿佛一个低语着“我是茶壶”,一个呢喃着“我是茶碗”,然后提升音量异口同声道“我们认真泡茶,请您务必安心品尝”,这样。

九月初了,九月初。历经了上个周末的大风与所谓的降温,酷暑这东西约莫难以再猖獗起来;而看看天气,距离“没错了一定是秋天了”的秋天怕是仍需时日。换季期间往往身心不定 - 健康状况高不成低不就,心智也极易迷乱,说不定在怎样的瞬间便会义无反顾的坠入暗处,而在另外一些时候又如鹅毛一般随着气流而飞舞起来,甚至奋不顾身的漫扬至云端之上,即便被阳光灼焦也在所不惜。

有人说放任意识如此随波逐流未必有益(然而并没有人这样说),我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认同的(然而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认同些什么)。只是窝在如此舒适的咖啡店,看着热气从茶碗中悠然蒸腾起来的样子,“我”这个存在本已变得似有若无;既然全无安定的所在,任其游离或流淌,又有何妨。

站在VR世界的大门前 - VR UI设计案例学习 »

周日晚间将近10点。说起来也是不记得有多久没这样在家里做博客了。不是公司茶水间就是咖啡厅、餐厅一类;已有将近四个月的样子?难以想象。

说是“这样”,却也完全不同于从前的任何一样。彻头彻尾的单人空间,以极大的音量释放着Charlie Parker的萨克斯旋律,冰镇到恰好可以清心明目又不会导致牙疼的啤酒。写到这里突然打了个嗝;斑斑慵懒的窝在冰箱顶上睡着,每到夏天便食欲不振。

到了这般时候才准备更新博客,并且要更晚一些才会放到公众号上,实在抱歉,抱歉。因为一些家事、公事,周末两天的多数时间被占据,到了周日下午又突然想到“不如给自己放个假吧”而跑去看了《惊天魔盗团2》。与之前那次看美队时一样的跑到了UME,趁时间尚早,再次冲去“猫的天空之城”。在微博或朋友圈常来常往的朋友们约莫知道我这两个月来只是在不断的读村上春树的随笔、杂文、游记集子,而这一切都开始于那次去“猫空”随手买回来的一本《碎片: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这篇念叨里有介绍,很推荐)。两个月间一共搜罗到22本这样的集子(不包括他的任何小说,仍会感到心力不足以去读小说,只是看这些小文便很开心),目前在读第7本 - 我将这一过程称为“村上接力”。

今天买到的是《生日故事集》,其实这本当中只有一篇出自村上春树;问题在于,书店里已经买不到任何我还没有的短篇集子了,而长篇小说又一概不愿买回来。怎样都要收一本回来才好,我是这样揣摩的,并也决定每逢去UME看电影便一定要去“猫空”买一本实体书回来;有时很喜欢凭空制造一些这样的“仪式”、“习惯”一类,或许只是为了不会忘却第一次发生时给自己带来的记忆与意义。

当我们犯错时 - 修复问题,重建信任 »

好的,连续三个周末打起精神回到博客当中写写字,请允许我给自己点个赞吧。

昨天下午到晚间还是摧枯拉朽的风雨,从公司回去的路上眼看着乌云在不远的空中翻滚着向东而去,想到了那句“That cold black cloud is coming down,feel like i’m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Bob Dylan)。而24小时之后舒适的阳光与微风真是让人想要到处走走看看。

但我还是更喜欢看外面的马路被雨水冲刷干净之后的样子。晴朗的日子虽好,空气却不那么清净,到处灰蒙蒙,车辆和行人的一举一动都能扬起尘土的样子。

还是和我一起坐在茶水间听听Tom Waits,时不时看看外面的车来车往,泡杯茶,安静的写写字吧。

当我们犯错时 - 如何知道自己正在犯错? »

上周开始重启译文更新,期间又不断收到各位的鼓励和支持,首先再次向大家表示感谢。

坦诚的说,所谓重启,其实自己并没寄希望于像从前一样每周保持连贯,情绪和身体状况的起伏仍会大到甚至让自己觉得有些好笑,“时间一分一秒的难熬”,但到了周末发现还是有力气继续的,那不坏么,就继续好了。

依然是在公司六楼茶水间(真实视角见上一篇当中的照片),不过终于没有在听几周以来单曲循环的“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新收到一些音乐,来自,叫做什么,Kings of Convenience的很美好的声音。新的、能让自己立刻接纳的音乐,那么久以来并不多见,是值得珍惜的。

是否有在博客里提及过我从一个多月前开始学鼓的事情?每周会有一节课,然后在周末去练习一到两次,到目前大致学过四、五节课的样子,现在可以打些不那么复杂的solo或是跟着真实歌曲练习了。其实这件事想了很久,从来都是找各种借口不去实施;当自己被现实撕扯着重新回到充满变数的世界并开始尝试求生时,才会去“做”,而不只是去“想”。

前方高能。

Pages